由于杜鹏并没有及时开到“无犯罪记录证明

  • 时间:

【华北雪花到货】

華鎣警方回應:系工作失誤導致,目前系統已刪除

在上述錄音文件中,樂山市中區公安局高新派出所領導提到,如今廣安警方說樂山這邊派出所沒有發公函,如果樂山發了函就是廣安那邊的責任,沒發函就是樂山這邊的責任,但是他們之前多次跟對方聯繫過,而且也有電話錄音,為了慎重起見,還專門對杜鵬做了詢問筆錄,他從未去過廣安,身份證也未掉過,並將這些情況告知了對方。

如今“犯罪記錄”雖已刪除,但杜鵬家人心中有無數個疑問無法抹去:當初這個案子到底是如何立案的?取保後7年未結案符合規定嗎?抑或根本就是無中生有的“假案”?承認錯誤後為何不及時撤銷一錯再錯?

“2014年,是我們家最艱難的一年。”餘永瓊說,那年丈夫被公司裁員,多年癱瘓在床的婆婆也因病去世,家庭陷入了困境。

兩個多月前,四川樂山的杜鵬準備應聘一份保安工作,前往當地派出所開具“無犯罪記錄證明”時發現,他7年前竟在廣安華鎣“涉嫌非法經營罪被取保候審”,但他事實上從未去過廣安華鎣。此後,滿頭霧水的他通過樂山當地派出所和華鎣警方聯繫,對方承認該信息有誤,他要求撤銷錯誤的“犯罪記錄”,卻等待了近兩個月遲遲未果。

對於他的死亡,在家屬提供的一份與轄區派出所相關負責人的對話錄音文件中,警方表示,“犯罪記錄”遲遲沒有撤銷,可能讓杜鵬的心理壓力很大,根據法醫相關鑒定,他有高血壓,可能情緒激動,導致出了意外。

今年9月18日,杜鵬應聘到樂山某保安服務公司,但需要開具一份“無犯罪記錄證明”。不過,當他前往樂山市中區公安分局高新派出所查詢後,竟然意外發現他有一條“犯罪記錄”,不能開具這份證明。

在這期間,杜鵬因此兩次求職受阻,因擔心給女兒今後的升學就業帶來影響,自己陷入極度焦慮之中。然而,他沒能等到那份還自己清白的一紙“證明”——就在他準備親自前往廣安交涉此事的前一天,突然離開了人世。

而且,對於“犯罪記錄”中所稱的“涉嫌犯罪時間”——2012年,杜鵬曾工作過的樂山某電纜公司出具了一份“工作證明”:2004年11月至2014年1月,杜鵬在該公司任職廚師崗位。系統顯示杜鵬的“犯罪記錄”時間是2012年,該電纜公司同時提供了一份2012年杜鵬的工資明細表,包括計時工資、加班工資等。

在餘永瓊提供的一份與樂山市中區公安分局高新派出所負責人的對話錄音文件中,該負責人表示,“犯罪記錄”遲遲沒有撤銷,可能讓杜鵬的心理壓力很大,根據法醫相關鑒定,他有高血壓,可能情緒激動,導致出了意外。

11月28日,紅星新聞記者聯繫高新派出所及樂山市中區公安分局,他們表示,該做的已經做了,對於此事不方便做進一步回應。

為了維持生計,杜鵬便跟隨親戚在樂山周邊安裝消防水管,但活少、收入也不高。2018年5月以來,杜鵬在樂山城東某小區當了一年多的保安,“回家要穿整個城,太遠了,想找個近一點的地方上班。”

強忍悲痛辦理完丈夫的後事後,餘永瓊和家人都決定為丈夫討一個說法。

11月14日,杜鵬又成功應聘上了樂山某大型化工集團的保安崗位,但同樣因為沒有“無犯罪記錄證明”,他失去了這份工作。

當晚21時21分,華鎣市公安局信訪室工作人員向杜鵬生前使用的手機號碼發來短信,表示其違法信息已全部刪除。令人遺憾的是,杜鵬再也看不到這條短信了。

“他從來沒有做過任何違法犯罪的事,怎麼好端端的就成了犯罪嫌疑人?”餘永瓊發現,從那以後丈夫變得沉默寡言,精神渙散,整個人也恍恍惚惚的,他只想儘快查明真相,洗脫冤屈,也好趕緊找個工作,掙錢維持家裡的生活。

從那以後,在妻子和親戚眼中,杜鵬像變了個人似的,有時到了精神恍惚的地步,陷入極度焦慮之中,等待了近兩個月還未撤銷記錄,他決定和家人一起去廣安華鎣一趟。

由於杜鵬並沒有及時開到“無犯罪記錄證明”,他所應聘的保安服務公司招錄了其他人員,杜鵬為此懊惱不已。餘永瓊說,經過樂山市中區公安分局高新派出所與華鎣警方聯繫,對方承認該信息有誤,並表示1個月內撤銷,但1個月時間到了後又說再等半個月。

面對從天而降的“犯罪記錄”,杜鵬感到憤怒。“他從來沒有去過廣安華鎣市,更不可能在那裡經營黑車。”餘永瓊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丈夫的身份證也沒有遺失過。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顧愛剛 攝影報道

11月22日16時33分,廣安市12345政府服務熱線工作人員回訪時再次表示,“經過核查,是我局經偵大隊人員錄入錯誤,現已聯繫我局科通部門對該記錄予以刪除處理,系統數據需要省一級進行刪除,已經向上級發出了申請,建議耐心觀察。”

應聘工作到派出所開證明意外發現自己的一條“犯罪記錄”

等待兩月警方未撤銷精神恍惚極度焦慮 ,不幸突然離世

“證明”拿到了,丈夫卻再也回不來

來源:紅星新聞11月28日,拿到這份A4紙大小的證明時,餘永瓊忍不住哭了。她從隨身帶著的挎包里取出丈夫杜鵬的遺像,小心翼翼地擺放在桌上,嘴裡不停地念叨著,“老公,你終於沒有‘犯罪記錄’了,這是證明,給你開回來了!”

400公裡外的華鎣有點遠,但家裡經濟拮据,連路費都拿不出來。11月16日一大早,杜鵬向堂哥借了3000元錢,準備第二天就出發過去。

11月28日,餘永瓊再次來到樂山市中區公安局高新派出所,經系統查詢杜鵬的“犯罪記錄”確已刪除,開具了一份“無犯罪記錄證明”。拿到這份A4紙大小的證明時,餘永瓊忍不住哭了。回家後,她對著丈夫的遺像不停地念叨著,“老公,你沒有犯罪記錄,這是證明,給你開回來了!”

餘永瓊撥打了廣安市12345政府服務熱線進行投訴,廣安華鎣警方工作人員回覆稱,取保候審記錄是我們工作上的失誤導致的,當地的記錄已經刪除了,但是系統的記錄我們刪除不了,已經向上面打了報告,需要省一級進行刪除,可能需要等一段時間。

11月28日至12月1日,紅星新聞記者多次聯繫廣安華鎣警方相關工作人員,對方表示瞭解情況後再予以回覆,但截至發稿時止未獲回應。

杜家場位於樂山高新區的岷江岸邊,今年43歲的杜鵬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過往大多數時間里,他都在杜家場工作和生活。在妻子餘永瓊的回憶中,一家人的生活簡單平淡。

16日上午9時許,在廠里上班的餘永瓊曾給丈夫打過電話,但無人接聽,她以為丈夫可能去買車票了,也沒多想。下午1時,餘永瓊下班回家,那一幕將她驚獃:丈夫斜躺在床上,人已經沒氣了。經120醫生確認,杜鵬已失去生命體徵。

“我們是1998年結的婚,在鎮上開了個出租光碟的小賣部。”餘永瓊說,2004年,樂山當地某電纜公司食堂招聘廚師,”有二級廚師證的杜鵬就去上班了,她也一起進了公司打工。

事發後,餘永瓊曾通知了當地警方。關於杜鵬的死亡原因,餘永瓊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丈夫以前吃過降血壓的藥,但是事發前幾天求職時的體檢報告顯示血壓並不高,當時警方來勘察了現場,排除自殺和他殺。

警方承認“犯罪記錄”有誤他兩次求職受阻,擔心影響女兒

對此,樂山市精神衛生中心一位醫生表示,人在長期的焦慮、緊張、抑鬱等情況下,確實有可能誘發疾病導致死亡。另有研究發現,如果是高血壓患者,同時長期存在焦慮等負面情緒,可能帶來的風險更高。

據餘永瓊介紹,經過派出所的聯網系統查詢,他們得知杜鵬的“犯罪記錄”時間是2012年,地點在廣安華鎣市,這條“犯罪記錄”顯示,杜鵬開黑車接送幼兒上下學,涉案金額6萬元,涉嫌罪名是非法經營罪,後來辦理了取保候審。

“那段時間他幾乎天天往轄區派出所跑,請求幫忙催促廣安華鎣警方儘快撤銷記錄,自己也多次給對方打電話。”餘永瓊說,因為這“犯罪記錄”兩次錯失工作,對丈夫打擊很大,他更擔心自己的“犯罪記錄”還將影響女兒今後升學和就業。

世界艾滋病日日本爱子公主生日周琦首次回应指责林书豪缅怀高以翔高以翔一集15万普京专机盲降南非推新型HIV药众星悼念高以翔若风道歉苹果设计师离职杨幂拍戏被偶遇大妈向趵突泉吐水周琦首次回应指责北京地铁临时封闭女逃犯劳荣枝落网悍匪冯学华判死刑美国新奥尔良枪击广州地铁发生塌陷小米黎万强离职水滴筹回应漏洞多范冰冰美杜莎发型徐峥斥责追我吧人民日报高狄逝世尹正蒋梦婕恋情张亮寇静离婚呼伦贝尔五彩光柱吉克隽逸险遭强吻复盘最强医保谈判高以翔去世五粮液机场通航